日记

1.1 昆明

晚六点多,乘高铁至昆明。七点下高铁,查了阿姝的住处,却是在四号线的另一端,到站与她碰面时已是八点半,真真是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抵不过同城的距离。好在听说昆明要建起西站了,想想以前从飞机场到高铁站两小时的地铁,总算是到头了。在阿姝家点了麻辣烫的外卖吃过后,两人都累得没有夜聊的兴致,便洗澡睡觉了。

1.2 昆明

早起洗漱后,在盘龙区的“特丝”吃午饭,若不是阿姝说这是一家马来菜,我大概会以为自己在一家粤菜馆。点了一个糯米糕、肉骨茶、红油虾饺和咖喱鸡煲仔饭,香兰糯米糕和肉骨茶的味道都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个具体所以然,阿姝表示自己也是如此。我想未来吃到那个和它们味道相似的食物,我俩大概又要开始苦恼到底是什么食物味道那么熟悉了。

中午在麦德龙买了一些甜食,逛到南屏街,坐在和气桃桃边喝奶茶边等阿姝传照片,虽然我一向秉持轻装逛街的理念,但看到阿姝拿相机拍出来的成品时还是小小感叹了一下。坐了一会儿,甚觉无聊且乏,大抵是真的人到年纪,精力大不如前了,加上昆明的天气实在舒服,太阳温温热热,让人由内而外地散发颓废的气息。坐了一会,在周围找了一个白天场去唱歌,有意思的是,刚进去就看到一支夕阳红队伍,约十来人,目测大都六七十岁。我一面饶有兴致地猜着他们都会点些什么歌唱,一面觉得这个年纪还能聚在一起搞这样的活动很是难得,算算上次和阿姝一起唱歌已经是两年前她毕业的时候了。

第二日阿姝又要开始上课了,故与她告别。而离阿居放学还有三个多小时,我心里盘算着先去吃晚饭,然后慢慢散步过去找她。本想着去海底捞体验一下和小熊玩偶吃饭,没想到昆明的海底捞依然排起长队,不过海底捞门口接待的小哥是个戴着口罩的帅哥,问过我有没有排号之后还是送了一提小零食,失算的烦躁完全烟消云散。之后到楼下的傣家菜点了一份手抓饭,大概一个人吃饭实在没意思,吃了一点便没什么胃口了,想着打包回去晚上和阿居吃。

出去看了看路线,周边都是商业区,还是比较安全的,于是慢慢散步过去,打算走到哪开始人烟稀少了再打车过去。沿路很多居民也在散步,虽说来昆明也算不得是旅游了,但和居民一起在街道上慢慢走着,像是自己也在这里生活着,和他们一样融入在这个城市里。想起床去年这个时候来我家,一开始说一定要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一次,不然值不得从北到南这么难跑一次,来了以后又说,感觉每天就这样和我正常生活,感受这个地方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也不错。我想旅游除了跑景点,更多的乐趣大抵在这。

和阿居碰面后,我们一边吃手抓饭和面包,一边看了《十二公民》,这部电影曾经法理学老师也给我们推荐过,但一直被我放在收藏夹里落灰,这天阿居的老师又给她们推荐了,就趁着一起看了。从刑侦推理上看,这部电影不够精彩,毕竟限制条件比较多,主人公的设定也几乎都是普通百姓,但要传达的法学理念和每个人的性格特点表现得很好。之后和阿居聊起以前的一些同学,感慨成年人的世界真是各有不易。

1.3 回家

本想着阿居去上课,我可以去翠湖喂海鸥,在昆明再待一日,但考虑到昆明最近疫情又有抬头的迹象,加上父母一直催着回去,故早上同阿居吃过早餐后,乘高铁回家。

1.8 餐厅

昨日气温骤降,只想长在床上。晚上和妈出去吃罗平砂锅饭,发现这家改了规矩,以前是只有点砂锅饭要收凉菜和汤的费用,现在即使点粥不吃凉菜也要加收五元凉菜费,说是便于管理。想想也能理解,毕竟这样把凉菜和汤都直接放在外面供大家自己取食,实在难以避免有人浑水摸鱼。要是多派一个人站在那对着单子盯着大家拿取菜,姑且不说ta能不能顾全这么多人的问题,单是多一个人的工资都远够被多拿取的凉菜成本了。要是每个点了砂锅饭的人餐厅直接配备相同的凉菜和汤,站在消费者的位置感觉体验会差很多。这么想来直接都算上凉菜的钱确实是最高效的做法,但作为消费者来说,我又觉得这实在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边吃边想了良久两全其美的办法,直到吃完了仍想不出,只得作罢,感慨自己的确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1.11 回避

近年来一直以为自己心态足够好到可以淡然看待大多事情,最近刷手机时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会刻意回避一些有可能让自己难受的事物,像是浏览微博知乎豆瓣,看到某些相关字眼就会好似不经意地直接刷过,但细想来我是害怕看到某些东西,或许会戳中我的痛点,或许会逼着我又想起那些无奈又无解的问题,这样又不得不开启新一轮自我和解(说到底还是懒癌晚期)。虽说想想像是现代版掩耳盗铃,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很多事既然难以改变,那不如眼不见心不烦,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又一个自我安慰的好理由)。西西的自嘲精神是好样的,很多事情当个笑话讲过去感觉自己心里好像也就能过去了,还能收获双份快乐,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