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1 昆明

晚六点多,乘高铁至昆明。七点下高铁,查了阿姝的住处,却是在四号线的另一端,到站与她碰面时已是八点半,真真是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抵不过同城的距离。好在听说昆明要建起西站了,想想以前从飞机场到高铁站两小时的地铁,总算是到头了。在阿姝家点了麻辣烫的外卖吃过后,两人都累得没有夜聊的兴致,便洗澡睡觉了。

1.2 昆明

早起洗漱后,在盘龙区的“特丝”吃午饭,若不是阿姝说这是一家马来菜,我大概会以为自己在一家粤菜馆。点了一个糯米糕、肉骨茶、红油虾饺和咖喱鸡煲仔饭,香兰糯米糕和肉骨茶的味道都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个具体所以然,阿姝表示自己也是如此。我想未来吃到那个和它们味道相似的食物,我俩大概又要开始苦恼到底是什么食物味道那么熟悉了。

中午在麦德龙买了一些甜食,逛到南屏街,坐在和气桃桃边喝奶茶边等阿姝传照片,虽然我一向秉持轻装逛街的理念,但看到阿姝拿相机拍出来的成品时还是小小感叹了一下。坐了一会儿,甚觉无聊且乏,大抵是真的人到年纪,精力大不如前了,加上昆明的天气实在舒服,太阳温温热热,让人由内而外地散发颓废的气息。坐了一会,在周围找了一个白天场去唱歌,有意思的是,刚进去就看到一支夕阳红队伍,约十来人,目测大都六七十岁。我一面饶有兴致地猜着他们都会点些什么歌唱,一面觉得这个年纪还能聚在一起搞这样的活动很是难得,算算上次和阿姝一起唱歌已经是两年前她毕业的时候了。

第二日阿姝又要开始上课了,故与她告别。而离阿居放学还有三个多小时,我心里盘算着先去吃晚饭,然后慢慢散步过去找她。本想着去海底捞体验一下和小熊玩偶吃饭,没想到昆明的海底捞依然排起长队,不过海底捞门口接待的小哥是个戴着口罩的帅哥,问过我有没有排号之后还是送了一提小零食,失算的烦躁完全烟消云散。之后到楼下的傣家菜点了一份手抓饭,大概一个人吃饭实在没意思,吃了一点便没什么胃口了,想着打包回去晚上和阿居吃。

出去看了看路线,周边都是商业区,还是比较安全的,于是慢慢散步过去,打算走到哪开始人烟稀少了再打车过去。沿路很多居民也在散步,虽说来昆明也算不得是旅游了,但和居民一起在街道上慢慢走着,像是自己也在这里生活着,和他们一样融入在这个城市里。想起床去年这个时候来我家,一开始说一定要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一次,不然值不得从北到南这么难跑一次,来了以后又说,感觉每天就这样和我正常生活,感受这个地方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也不错。我想旅游除了跑景点,更多的乐趣大抵在这。

和阿居碰面后,我们一边吃手抓饭和面包,一边看了《十二公民》,这部电影曾经法理学老师也给我们推荐过,但一直被我放在收藏夹里落灰,这天阿居的老师又给她们推荐了,就趁着一起看了。从刑侦推理上看,这部电影不够精彩,毕竟限制条件比较多,主人公的设定也几乎都是普通百姓,但要传达的法学理念和每个人的性格特点表现得很好。之后和阿居聊起以前的一些同学,感慨成年人的世界真是各有不易。

1.3 回家

本想着阿居去上课,我可以去翠湖喂海鸥,在昆明再待一日,但考虑到昆明最近疫情又有抬头的迹象,加上父母一直催着回去,故早上同阿居吃过早餐后,乘高铁回家。

1.8 餐厅

昨日气温骤降,只想长在床上。晚上和妈出去吃罗平砂锅饭,发现这家改了规矩,以前是只有点砂锅饭要收凉菜和汤的费用,现在即使点粥不吃凉菜也要加收五元凉菜费,说是便于管理。想想也能理解,毕竟这样把凉菜和汤都直接放在外面供大家自己取食,实在难以避免有人浑水摸鱼。要是多派一个人站在那对着单子盯着大家拿取菜,姑且不说ta能不能顾全这么多人的问题,单是多一个人的工资都远够被多拿取的凉菜成本了。要是每个点了砂锅饭的人餐厅直接配备相同的凉菜和汤,站在消费者的位置感觉体验会差很多。这么想来直接都算上凉菜的钱确实是最高效的做法,但作为消费者来说,我又觉得这实在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边吃边想了良久两全其美的办法,直到吃完了仍想不出,只得作罢,感慨自己的确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1.11 回避

近年来一直以为自己心态足够好到可以淡然看待大多事情,最近刷手机时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会刻意回避一些有可能让自己难受的事物,像是浏览微博知乎豆瓣,看到某些相关字眼就会好似不经意地直接刷过,但细想来我是害怕看到某些东西,或许会戳中我的痛点,或许会逼着我又想起那些无奈又无解的问题,这样又不得不开启新一轮自我和解(说到底还是懒癌晚期)。虽说想想像是现代版掩耳盗铃,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很多事既然难以改变,那不如眼不见心不烦,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又一个自我安慰的好理由)。西西的自嘲精神是好样的,很多事情当个笑话讲过去感觉自己心里好像也就能过去了,还能收获双份快乐,真不错。

3.13 广州

下午两点半至广州高铁站。气温极好,不冷不热,但到酒店后还是一身汗,遂洗澡后出门。在路上看到dpp和我说过的点都德,决定去尝试一下,点了艇仔粥、炸春卷和香芒夹心椰汁糕,每一样份量看起来都不大,吃起来却很占胃,一半下去已经撑得不行。不过粤菜真是不错,过于合我的胃口,油条配咸粥妙极了。

吃完后乘地铁径直去了广州塔,出地铁站走到“潮营cc”处,是一排小摊儿,有一处小吃摊儿上写着“广州塔vip观景处”,我却并未看到广州塔半点踪影,走进去一些看到大家都在朝着一个方向拍照,抬头一看,自己正在广州塔的塔脚下。照片上见过很多次,亲眼看到感觉好像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后顺着珠江边上散步,非常闲适,江边的夜景很漂亮,船上和高楼大厦的灯光在江面上碎成星点。和床开着视频,又聊起去年一起旅游的时候,床方才告知我自己当时做了旅游视频,明明不过去年的事,看着视频恍若隔世。当下拍照或文字的记录好像显得冗余,但过后再看来确实很有意义,回忆是一件让人享受的事。

另又说起今年升学失败的事,床一如既往地鼓励我。快23岁,我看不清自己前面的路。曾经我常顾忌别人的看法,甚至在朋辈压力下第一年选择了自己完全够不到的东西,硬生生把自己作成现在的窘态。今年和很多朋友交流,大家都给我提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和帮助,确实如dpp所说,我们这辈的同龄人都懂得生活的难处和无奈,自己的路上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还是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想自己还是有些许狭隘了,又或是自己给自己主观设下的心理枷锁过于离谱了。

3.14 广州

第一次体验了一把考试气氛组,心态非常奇妙。考完出门与yt碰面,在点都德吃了西杏片炸牛奶、虾饺皇、明虾蟹子烧卖、香芋淡菜石螺粥、金莎海虾红米肠,粥依旧发挥得非常优秀。

乘地铁到沙面,欧式建筑较多,道旁是广州足以遮阳的大树。记得阿居高中时常说想去中山大学,便是觉得广州的大树很多,确实也是如此。沙面有些类似东交民巷,一些领事馆、教堂都在此处,不过相较东交民巷商业化更重一些。

本打算直接乘地铁去北京路,yt提议中途打卡一下广州的地标圣心大教堂,据说是可以与巴黎圣母院并称的哥特式文物建筑。可惜教堂这段时间并未对外开放,从外面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彩色玻璃窗户。后乘车去北京路商业街,建筑有些像沙坡尾,街上人头涌动,很热闹。逛了一会儿,到九龙冰室坐着休憩,粤港澳也将茶餐厅称为冰室,点了莫吉托,漏奶西多士和椰汁榴莲西米露,甜品味道都相当好。

歇过后,径直从APM线到了天河区花城广场。天河区应当是广州最繁华的商业区,天黑之后亮了灯的大厦看上去十分光鲜亮丽。在翠华解决了晚饭,点了鸳鸯,肉酱意面,咖喱吉列猪排饭。吃完以后在商厦借了充电宝,跟着能干的人出门不带脑子的毛病又犯了,吃完才意识到手机电量所剩无几的严重性。因祸得福,在还充电宝途中打卡了太古汇超级文和友,因时间较晚,游客很少,没有排队。感慨文和友的设计真是有心,虽是商业区但也像是小型博物馆了。买了臭豆腐,在地铁站与yt道别后去到酒店,洗了快澡后睡觉。

3.15 昆明

早九点四十到昆明,乘车到圆通山。路边的樱花开得很漂亮,听说圆通山的樱花开得更繁茂,可惜只在昆明呆短短几小时,不能去看个尽兴。和阿姝碰面,去吃了墨西哥餐,味道不是很合口味,但可能比较正宗,店里的外国人很多,店员也是一口流利的英文。吃完和阿姝在开了樱花的路边散步,去瑞幸买了饮品,之后乘火车回家。

3.29 麦子和玫瑰

大起大落以后总算有了相对稳定的结果,看到通知的时候只觉得如释重负。身边的人知道后有人替我开心,有人替我惋惜,反应各不相同。我并非觉得喜悦或不甘,只是在这段思考的过程中慢慢发现能走的路都并非我曾经所想,或者说曾经我根本就在逃避想此类问题。可能是我仍然走在云端,从未踏过实地。现实主义种麦子,理想主义种玫瑰,我甚至无法定义自己的玫瑰到底是什么,但想来打工人不都是在种麦子,打什么工都是种麦子罢了。

另,我有时觉得很多长辈的遗憾若是后辈有希望实现,在实现的过程中他们会很希望能有参与感。参与别人的人生可以弥补一些遗憾吗,应该只能带来很大的心理落差和懊恼吧。时代带来的一些差距没办法再去修正了,未来的我是否也会面临这样的处境呢。

3.31 礼物

近两天连着吃了四顿饺子,但仍不觉厌烦,还想继续吃,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北方人,饺子真好吃。

三月中旬西西送了我一本书,《给青年诗人的信》,然而那时我正忙于解决自己的事,每天抱着工具书啃。这两天安定下来终于拿起了这本书看,同西西说起来,她说你现在大概不需要它了。自己反应真是迟钝。

4.5 电影

今天和西西去看了电影《我的姐姐》,矛盾出来之后我便一直很期待这部女导演女编剧合作的电影会怎么圆这个结局,结果还是有些失望。从人本位的角度来看,送弟弟给领养的家庭不才是最两全其美的做法么?她自己有能力给弟弟好的生活条件么?想了这么久的理想说放弃就放弃了?她和弟弟才认识多久啊有这么深厚的感情?不管是姑妈的线还是姐姐的线,都让我在想这部电影到底是在把女性的困境公之于众还是在歌颂女性在家庭中的牺牲啊,这有什么好歌颂的啊,说着是开放式结局,这个开放式结局不还是表明了觉得女主“有可能”会为了这所谓的血缘关系放弃理想放弃自己的生活去照顾这拿伤害她换来的刚见过面的她爸妈的儿子吗。

4.20 零碎

最近有一个疑惑的点,大家有时在网上会去美化一些现实中的悲剧,比如上次看到一个自闭症儿童吹奏乐器的新闻,评论里纷纷在讨论自闭症儿童的美貌,说就像是小说里不谙世事的美少年,再比如所谓有”烟火气“的照片,大家夸赞那些拍下在泥地为生活奔走的市民的图片,现实真的有那么美好么,被讨论的主人公大概一点也不觉得这些是什么美好的事物吧。

另外,最近在思考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有一些觉得很奇怪的地方。一方面是觉得父母的爱并非无条件的,但又觉得要一个人无私奉献地爱另一个人很不人道。爸前两天和我讨论自己攒下钱主要是考虑到我和弟弟的首付、车子等等,我却毫无良心地没觉得感动,只觉得有负罪感,父母为孩子做这些却不求什么回报让我觉得很奇怪,不知是一代又一代的传统思维束缚住了他们还是大多父母天性如此。

4.29 一些焦虑

最近非常焦虑且厌世。

焦虑之处在于一时竟想不到什么好出路。去大厂或证券公司35岁以后失业的概率极大,996毕竟还是需要年轻人的体力,但996年轻人干久了也容易折寿。考博士或者出国念博士的话,一方面竞争很大,感觉自己读研的选择几乎堵死了这条路,另一方面实在担心毕业,而且有时自己实在不知道自己对科研是否真的有兴趣有耐心做下去。考公务员的话也越来越卷,今年这情况没150160根本没班上。如果毕业前多手准备的话,工作需要实习经历和证书,继续念书需要论文和科研项目,考公务员又要准备申论行测,到最后别反而一样也做不好。阿居说工作想找一定能找到,博士想念也一定能去,考编一直考也总会上,说到底还是自己想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另,感觉这个年龄段的人幸福感好低,或是太不容易满足,又或是刚接受社会的捶打还没习惯,我有书念了还是不开心,床去了很好的学校也没有很开心,小黎有房有车有老婆有稳定工作也不太开心,啥都没有的人更是不开心。再另,有时想到读研明明是升学念书,我却从还没开始念书就已经在想怎么更好地利用这两年半精装简历了,全然不是一颗纯粹求学的心。模模糊糊记得大一辅导员就说咱们学校的学生太浮躁了,都忙着实习刷绩点刷综测,没有学生的样子,现在想来我也确实浮躁且懒。

厌世之处在于最近接收了太多的负面信息,偏偏越是这样还越想看更多,但零碎的观点和信息看多以后,慢慢自己会开始分不清是非对错,分不清自己到底站在哪一边,最后观点没思考出什么,徒留一堆负面情绪。最近的负面情绪来源一方面是关于女权的争吵,另一方面是奇怪的社会新闻和评论,有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太奇怪了点。今年也真是魔幻,考研国家线比院校线先出,人口普查政策比数据先出,虽说可能也不全是被议论得最多的那些原因,但多少有点耐人寻味了。比起厌世,可能更多的是厌己,感觉自己生活状态比较好的时候看再多社会新闻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负面情绪,还是得赶快脱离现在的状态。

5.1 贵阳

一大早被爸妈叫起来买车票去贵阳。下午四点到贵阳,在住处放好东西后,打车去观山湖公园金竹门。公园内禁止骑车,好在前后距离不到五公里,徒步也不算远。刚进大门走了一段鲜有人烟的路,下次应该从中间的门进公园。走到有水的地方后人多了起来,这边应该是市民最常散步的区域,绿化面积很大,水边的桥上有大片的蔷薇。

从公园出来已经七点多了,乘地铁去据说是贵阳最大的夜市青云街。青云街的小吃以烧烤、烤鱼、海鲜为主。之前看推荐说周记留一手烤鱼味道不错,果然八点多了,店门口还排着长长的队,于是我们在对面的店吃了烧烤。

甲秀楼离青云街很近,步行大约八九百米便到了。甲秀楼建在桥上,桥下是一条还算宽的城内小河,河里的灯光倒影很好看。走到桥上才感慨不愧是五一,人头涌动,寸步难行。后打车回酒店休息。

5.2 贵阳

昨晚搜花溪区景区路线时才惊觉贵阳竟只有两条地铁线,大抵像是北京只有朝阳区海淀区能地铁直达,而回昌平只能站二三小时公交。

早八点出发去青岩古镇,在路上便花费近两小时,中途路过很多大学,包括贵州大学的一个校区,脑中已经出现一群大学生拖着行李挤公交的画面了。除此之外,这条路上经过的住宅区感觉很分散,住宅区和住宅区之间几乎都隔着一段荒无人烟的绿化带。十点左右到达青岩古镇,被告知门票已经卖完了,只能买套票。青岩古镇和丽江古城极为相似,除了古城里一些展览馆讲的故事不一样,其余的店铺甚至卖的东西都差不多。中午在古城吃了豌豆凉粉、卤猪蹄、炸豆腐圆子,豌豆凉粉味道有些奇怪,其余的味道还不错。

之后打车去夜郎谷对面的酒店,司机路上说夜郎谷本是私人开发的景区,后来捐给贵州财经大学,现在属于贵财的财产,夜郎谷周围是个大学城。在酒店歇过后,我们去了夜郎谷,大概就是一位老艺术家花费二十年建造的石头城堡,确实很有创意。

5.3 贵阳

这几天在贵阳吃了很有名的花溪牛肉粉和辣鸡粉,都感觉味道一般,大抵吃惯了云南的米线,觉得贵阳的米粉不够顺滑, 汤也不够鲜,不过烤鱼味道很好。

早八点打车到花溪公园,门票六元,但好像市民都径直进去了,可能免费对市民开放。公园里晨练的人很多,风景胜过观山湖公园,可以踩着水上的石头过去,水在石头下面形成一个小瀑布,很想伸手去摸。公园有一处种了一大片两种颜色的罂粟花,想起以前警察一家一家地拔私人种植的罂粟,从来没在现实中见过这么大一片。旁边的花溪湿地公园非常大,一天恐游览不完,于是沿着花溪河走了约六分之一便从小门出去了。

之后乘地铁至兰花广场,应该算是贵阳最繁华的地段了,可见贵阳相较昆明还是发展得更好一些的,贵阳各个区较为参差,或许地铁线建完全后会大有不同。

5.13 买衣服

今天收拾好行李,想到实习可能需要一些正式一点的日常服饰,自己只有一套黑色正装,不够日常,故出门。买衣服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小插曲,在试衣间换衣服时突然被一个小孩掀开了帘子,我急忙拉上,我妈也赶紧跑过来站在帘子前,然后听到大概是小孩的妈妈不知是安慰我还是安慰小孩说:“不怕不怕,我是小孩子,没事。”Excuse me?这不禁让我想起最近热议的女厕女浴室男童事件,虽说一方面是育儿父职缺位以及公共设施不够人性化的问题,但会有如今的结果也绝对有这类家长贡献的一份力。

5.16 讲座

下午气温极好,阳光明媚又非常凉爽,于是决定出门。武康楼边上有很多上海的红砖复古建筑,有些漂亮姑娘拿着一把向日葵拍照,颜色搭配很好看。结果刚出豫园站就开始下雨,于是拐进旁边的大卖场买了把伞撑着过去,即使是雨天外滩也还是很多人,乌蒙蒙且没开灯的陆家嘴也没那么好看了,不过水边真的很适合散步,可惜雨越下越大,急忙回去了。

最近看了很多实习,决定放弃互联网行业,着重金融行业。晚上听了一场关于一二级市场买方卖方的讲座,更加清晰地梳理了其定义和匹配技能。一级市场上是未上市公司的股权,卖方主要是投行IBD、FA,负责帮助未上市公司IPO,并向投资者推荐这些公司以获得投资,待公司IPO成功后从中抽取佣金。一级市场买方分两种,一种是基金公司PE/VC,主要分析未上市公司是否有发展潜力,投资获得股权,待公司上市后将股权变现卖给股民,另一种是大公司的战略投资,分析与自己公司业务的协同性强弱,投资是否利于自己公司发展。二级市场则是上市公司的股份市场,其买方则主要是基金经理,手握大笔资金,通过投资赚钱。二级市场的卖方主要是行业研究员,拜访上市公司做出评估,之后向基金公司推荐股票。投行岗位和行研需要的技能一般是商务分析能力,财务能力和建模能力,做行研、咨询公司、投行的实习均能有效锻炼。

5.18 不在苏州的苏州河

​ 约了小陈吃晚饭,结果快五点半才结束面试和笔试,迅速出门。到金沙江路后小陈又提议去中山公园边上吃饭,便慢慢散步过去,中途路过苏州河,才发现原来苏州河在上海。本来说去吃新疆菜,结果排队的人太多,遂放弃,去吃海底捞。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身边大多是打工人,在商场看到努力推销笑得很甜的小姐姐,不像以前觉得会心情很好,反而觉得生活真难,哪里的人都得赶kpi。来上海的第三天,不太喜欢这个城市,可能是因为一来便是抱着来打工且愁于安定的心态,第一次在外地有了漂的感觉。

5.21 散步

​ 婷婷让下周三再去上班,算了算还有四五天的闲适,于是最近每天散步,门口的十字路口每一条路都几乎往前走了两三公里,都能碰到蛮繁华的商圈。最近气温很舒服,晚上很适合散步。今晚在徐家汇的奥美吃了汉堡王,又逛了逛,发现一家折扣店叫hot max,里面有很多进口零食和日常用品,非常便宜,买了饮料和糖。到上层时看到正在公演暗恋桃花源,可惜没提前买票进不去。

5.27 北外滩

​ 打工第二天,仍然在摸鱼,核对了一份PPT后便无事可做。下班后天气很好,散步到黄浦江边等着天黑。傍晚沿着黄浦江散步很舒适,想起三月在广州珠江边散步,也是差不多的气温和心态,于是又和床开视频聊天,发现大家都越来越向往闲适的生活。最近还看到很多类似年轻人该不该躺平的讨论,想了想觉得现在年轻人想找一眼看到老的工作主要是一方面大城市努力奋斗了也不一定能有好结果,另一方面现在努力奋斗年纪大了想换躺平工作很难。把青春全部用来打工和赚钱真的有意思吗,又或者,这些工作真的能让自己感到有价值吗。

5.30 夜班车

​ 中午丹婷提出来想去坐上海的夜晚观光巴士,馨悦、孟希表示也想去,于是大家第一次集体行动。晚上去人民广场吃了江浙菜苏小柳,米汤和锅贴很不错,不过自从来上海,吃过的生煎和锅贴都很不错,皮厚但里面有很多汤汁。大约七点,在楼下正巧碰到夜班车上车点,乘着从南京西路绕到外滩,又从豫园绕回来,晚上风吹着很凉爽,夜景也很好看。感觉对一个城市的感情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人。

6.7 高考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看了一眼语文作文,庆幸自己早已毕业,另外感觉今年高考作文和申论大作文风格很是接近。难得今年高考没下雨。

幸而今天想起来看了一眼上对外官网,发现确认收货地址的截止日期已经过了一周,邮寄材料的截止日期只剩一周,赶紧打电话确认了情况并联系妈妈帮忙准备。

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同事们聊了一下,发现大家出身的学校都比我想象中好出很多,或许是因为暑假找实习竞争太大,也或许是因为确实个人能力和性格比较匹配这个岗位。一开始有些感慨,大家念了那么好的硕士以后聚在这里做着最基础的office,实在浪费所学的东西,也让我看不到未来,后来一想又觉得,做什么工作是能充分利用自己在学校所学知识的呢,如果学校真的只教授对工作有用的东西那又真的好吗。最近偶尔会觉得很多事情是无用的,无论是工作还是学术,总觉得大部分是虚的,咨询工作做的事和做学术给我的感觉有些许相似,就是很难直接对现实起作用的虚,而金融也是,总觉得金融本身就是虚的,但这么一想的话又觉得世上好像很少有不虚的东西了,人们生活在世上好像也从来离不开无意义的事和虚的事物。最近觉得自己还是太急躁了,急着找方向谋未来,中间忽略了很多无意义但美好的事,而且还生出很多短视的念头,无论念书还是工作,要是一直抱着只想谋一个好出路的心态大概率以后会后悔的吧,还有很多可以尝试的机会,人生应该是很多元的,不要那么狭隘和功利。另外一件觉得自己越来越急躁的事,很多事情都坚持不下来,数位板带来以后也再没摸过了,学jupyter和爬虫也没什么进展了,说每天看英语期刊也再没点开过了,唉。

6.9 一些换位

早上乘地铁时提前五六站给一位阿婆让了座,阿婆看我一直没下车后可能意识到我是特意给她让了座,有些局促地说了好几次谢谢,又一直给我指其他可能空出来的位置。我突然意识到“特意让座”这个行为其实相当于直接默认了对方的弱势群体身份,此后还一直站在对方面前,宣扬着自己道德标兵的身份。感觉这样的做好事其实只是在满足自己内心的某种虚荣心,并非真正的大爱,被帮助的人可能也没办法安心地接受这份所谓的好意。

以前自己说错话或者做错事,总想着编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前因后果把它圆过去,在向对方解释的时候就会特意说得很详细,试图扳回一点面子或者试图让对方觉得这件事真得不能再真,而当自己站在被解释人的位置后才发现这种做法有多一目了然地暴露了自己在说谎这件事实,解释得越详细,在对方的角度看上去越假。

6.12 淮海中路

今天天气很好,计划去淮海中路逛街,公司团建时打车路过就觉得两边的建筑很好看。在新天地解决了晚饭,沿着水边慢慢散步,路过一大会址,可惜需要提前预约,没能进去。淮海中路边上有很多红青砖瓦房,还有一些老旧的街区,房屋低矮,门口装置着牛奶箱和信箱。过了这段街区之后就是繁华的商业区,路上经过一个小广场,围了很多人,但活动还未开始,查了一下发现近三天上海在不同地方举办啤酒文化节,然而嘉宾没有我认识的人,故没有停留。这条街上许多东北小零食店,我陆续看到上海哈尔滨食品厂、长春小食品厂甚至俄罗斯副食品店,里面很多阿姨叔叔甚至奶奶爷爷级别的人在排队,大多是一些普通糕点、饼干、巧克力,感觉很有意思。靠近陕西南路的小广场上有人抱着吉他唱歌,前面放着二维码,不知多少钱点一首歌,记得丽江普通的是三十块一首,有点名气的歌手五十一首。前面的奶奶认真地拿手机拍着视频,偶尔还把镜头移到旁边的树上,又慢慢移回歌手身上,很是有趣。大概是今天放假,街上来往的人很多,像是回到春熙路那一晚,人头涌动灯火通明。

6.23 关于规划

​ 今天下班看到宜航姐发消息问我是否来上海了,想起刚开始找实习时爸一直让我问一下宜航姐是否有有效的建议或帮助,而我深知打工人自己立足已然很难了,完全不想打扰她,来上海以后便也一直未联系她。一问发现我俩工作的地方不到八百米的距离,于是便直接约了饭。本来还担心太久没见聊天会不会尴尬,但见面以后完全没有丝毫尴尬。宜航姐说,我要以我七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你,你别嫌我啰嗦,一定好好想想自己以后长远的规划,我现在也要再好好想想了。最近我太好像太活在当下了,但可能危机还未临头,或是活在当下实在太轻松,我丝毫不想思考未来。

6.27 迎接与告别

​ 吃完饭回来,禧婷和霄阳在聊小说和电视剧,于是加入她们聊了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毫无营养但是很快乐的聊天了,像是回到大学寝室一样,但想到一两个月后又要和她们说再见,而且以后再难有见面的机会了,又觉得有些感慨。在青旅的这段时间,住进来过许多人,又有许多人离开,好像一直频繁地迎接新人和告别旧人,但每一段关系都是让人怀念的美好的记忆,丝毫没有处理人际关系的倦怠感,也没有人来人往的麻木感。最近接触到很多新的不同领域的故事,我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好像更多了一些。

​ 另外,今天和小陈说起自己发现的一个同事之间和生活中的朋友完全不同的相处之道,公司里的人每一个都很好相处,大家吃饭或是回家的路上都聊得很开心,但下班以后除了团建完全不会再有任何线上线下的联系,但也不至于说是表面朋友,就觉得很神奇,小陈说可能是下班的时候看到任何和上班有关的东西都会觉得生活被打扰到,好像确实如此。

6.29 理想主义

​ 最近工作又忙又无聊,唯二能想到的快乐事便是这个月同事们过了两个生日,吃了两个很好吃的蛋糕。身体机械上班,脑子就容易想些奇怪的事,比方说磕到了两个没讲过几句话的同事,又比方说公司为什么没有咖啡补贴,还有人身上的细胞完全新陈代谢一遍是不是和人性格思想转变有关系。我时常觉得这两个月的自己又是和以前不一样的一个人,以前的我非常需要且享受独处的空间,最近每天与不同的人社交,我却乐此不疲。前两天和junyan聊起来,我表示自己真的很不喜欢学会计,每天想着要去学会计就没有一点学习的动力,结果就是什么都没学好,junyan也说要想好自己到底想做什么,要是不喜欢财务趁早把注意力放到别处,但证书又确实是个敲门砖,但现在这个状态继续下去感觉反而浪费时间。哎,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