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3 anaconda的一些报错

前段日子配置sklearn的环境,按着步骤调好了配套所有packages的版本,仍出错。之后更新conda时,输入conda update conda,再输入conda upgrade anaconda-navigator时,conda prompt发生闪退,再之后便打不开了,相应地anaconda-navigator、jupyter、spyder均无法打开。

先在cmd终端输入conda list,可正常输出所有的packages,但anaconda-navigator不再显示——再输入jupyter notebook,发生错误:jupyter不是内部或外部命令——查看jupyter的环境变量,确实不见了,添加环境变量——输入jupyter仍然报同样的错误——在cmd终端输入conda upgrade anaconda-navigator,报错。

卸载anaconda时,为了卸载干净,需先安装Anaconda-Clean——conda install anaconda-clean——anaconda-clean –yes——运行安装目录下的uninstall文件。

安装重启之后什么都好了,sklearn环境也好了,修改半天不如重装。

另,晓艺更新conda之后也出现了和我一样的问题,不是否新版本的conda有什么和之前的环境变量有什么不适配的地方。

1.4 聚餐

同夏、晨吃饭,起因是夏的亲戚让他带来两瓶红酒,而他的室友无人沾酒,想到抄了他很多R作业,晨和我也觉得应请他吃顿饭。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些八卦,聊八卦让人觉得自己还年轻,另一面又觉得这些事已经无法在心中掀起什么波澜,好像老了。

1.9 大久野岛

想去大久野岛rua兔子。

1.13 高中

来豆豆家住了两天,每天跟着她在学校奔波,她去监考,我拘谨地在她的办公室赶ddl。但看着一群高中生,如果不去想大家要面临的未来,又觉得生活充满朝气。第一天又失眠,想起实习住青旅时遇上台风那天,天花板脱了一块皮,一直滴着水,大家全都挤到本就狭窄的公共区吃饭,连多余的凳子也没有,且别说凳子,站着都得往边稍稍。小羊焦虑地抱住我,大喊着台风再不结束她又要emo了,我也觉得心情烦郁,只盼着睡觉时间赶快到。但快乐的回忆总是更多的,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小羊。

在奶茶店坐着,听小哥和客户争论果茶能不能不放茶,有点好笑。

再另,吐槽很久的统计软件老师给分最高,大家高呼世界语是R语言,虽然喜欢阴阳但是成功博得了大家的好感,晨:我要把课全换成晓东老师的。

人从网络回到现实中会平添许多烦恼,但人还是要活在现实中。

1.20 近期碎片

最近一直忙于比赛和汇报的事,今天终于结束了。唯一的生活调剂是大半夜听小芽说了一个小时她最近的情感纠葛,听姐妹分享八卦无疑是枯燥生活中最快乐的事了,虽然我不太同别人分享这些心事,但十分喜欢听。前些时日联系小芽,她常常回复很少,我想大抵是距离远了感情淡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她同我说之前自己状态很不好,本想去看心理医生,又觉得看出一堆心理病来自己更加不好,而且她努力在调整了,今年一切也有变好起来。听她说着突然有些哽咽,近一年感觉自己变得很容易哭,以至于唐姐天天喊着我的眼泪不值钱,毕竟她分手的时候我比她哭得还凶。我一面觉得这样很招人厌烦,一面又觉得在她们面前没必要隐藏,有些事一旦发泄出来就过去得很快,憋着便过不去了。

另,今天给柯老师汇报工作,本该下午两点后再打电话,但下午堂姐结婚,怕没有安静的环境汇报,便早晨给老师打了。柯老师真是思维很发散的人,说着案例大赛推荐算法的事,看到我写的遥感数据笔记又聊可以把自然客观因素对产品买卖的影响加进去,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看似没有关联却相互影响的案例,且仍未忘记量化历史的事。感觉柯导注重理论事实远胜过方法,与统计系其它的老师不太相同。

再另,今天和晨、夏讨论时多说了一句自己不太喜欢特地找所谓专业团队拍的婚纱照,原因是被要求穿着浮夸凹造型,照片还要被许多人来回翻阅,想想就头皮发麻,虽然一方面也是自闭少女本人的原因,且我看别人的照片还挺开心。场面尴尬住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样别人确实很难接话,赞同也不是,不赞同也不对,于是火速开了一个新话题,长点心吧。

1.23 大数据

同晨、歆仪做推荐算法的比赛,发现做大数据推荐算法最困难的问题不是理论或者算法的编程,而是没有专业设备的话,普通电脑完全没法进行这么大体量的计算。数创杯的数据相对较少,约50万条训练数据,跑到计算的部分jupyter仍报了MemoryError,此前做一点资讯的推荐算法,约3300万条训练数据,便是连读取数据都进行不了,陈用服务器跑了一下,也只能进行一些数据描述的工作,难以进行下去。

1.24 医院

下午去表弟家同他们打了一会麻将,晚上表弟做饭,厨艺真是很不错。晚上开会到九点半,回家已经快十一点,弟弟说自己头疼,趁着他量体温的时候去洗了个快澡。结果弟弟发高烧至四十度,虽明白大概率不是,但心里还是咯噔一下,想着还是先赶紧去医院。在医院时碰到一个情况危急的病人被推进急诊室,他的儿子和女儿在门口站着,应该是姐弟俩,过了一会医生从急诊室出来,先是问女孩成年没,女孩刚满20,便让她签协议书,表示她的父亲随时有可能在治疗过程中停止呼吸,他们只能尽力。女孩也一直还算冷静,没有出现什么失控的情绪,把字签了以后就等在门外。妈说在医院见多了这些,对生死问题会愈发麻木,我仍难以想象。弟弟输液的时候爸也过来了,等一切结束已经三点了,一家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爸还说要去寻夜宵吃,但失败告终,大概很难再有这样神奇的体验了。

2.16 数字的真实感

我知道他们是那群数字中的一份子,但统计使人愈发麻木,仿佛生命从不鲜活。一个人死了,天上不会真的掉一颗星星,甚至统计死亡率时保留的后两位小数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人变成其它物质、或数据、或新闻上的一个化名,在整个宏观世界留下的影响微乎其微,激不起一点水花。

昏昏欲睡的下午,小姨在家族群里消息轰炸:“听说老X书记得癌走啦?有人听说这个消息吗?是真的吗? ”爸一下从沙发跳下来,在客厅踱步,判断消息的可信度。“不可能生病这么长时间没个消息嘛,几天还在门卫室给他发了支烟…”

人愈焦急,愈难逃脱思维的鬼打墙,爸捋不出什么头绪,开始打电话询问,却没几个人听说老X的下落,直到打通老X侄子的电话。“是堂哥,在洗车场睡了一夜,烧着蜂窝煤,活活闷死了。”爸哽住了,准备去楼下老X家看看。老X家正有人敲门,他的孙子探出头,小声说:“奶奶又哭了。”前面爸的脚步停了停,转过头同我说:“回去吧。”

2.28 开学

开学才一周,感觉已经开学好久了。前几天装tensorflow一直出问题,今天装mySQL还算顺利。先照着[https://www.cnblogs.com/cnbp/p/12620825.html]的步骤安装调试,到net start mySQL的步骤时无法正常启动服务,且服务未报告任何错误。用mysqld –console查看报错,有Failed to find valid data directory,后按照[https://blog.csdn.net/mukouping82/article/details/81105831]的步骤,先删除手动创建的data文件夹,然后在CMD的bin目录下用mysqld -remove MySQL移除安装好的SQL,执行mysqld –initialize-insecure,再重装mysqld -install,重新启动net start mysql,问题解决,再按原博登陆即可。

近日听大家说了好些故事,感慨人生总是朝着愈发平淡的方向前进,几年前我以为大家能有各自光辉的事业,或者也不能说这算没有,但的确与想象中大相径庭,但这确实才是现实罢了,原先定义的“光辉”本身就是个伪概念。和小芽说,人一生总会赢过某些人,也总会输给某些人,没必要计较,劝她想开,也是劝自己。

3.23 封校见闻

很奇怪,封校第一天大家仪式感很强地拍vlog、隔楼唱歌,好像已经封了很久,而封了很久之后,大家反而消停了。我时常搞不明白此类仪式感发自何处,更像是趁势放纵、自我感动而非真的需要一些释放压力的途径。(我好严格)

4.13 四月是谁的谎言

封校满一个月,政策换了能有10次,属实心疼基层工作者,总是在为执行一些表面工夫政策劳心伤神。

做可拓pre完全不想花心思,组员直接躺平,讲成小学生课堂老师也能一面指出不足,一面截出一张图强行夸。做个鼓励型老师真是需要好强的心理素质,但还是十分非常特别后悔选了这门课。

前段时间因为听了ref:rain,去看了恋如雨止,一开始设定很劝退,心想又是什么宅男意淫出来的剧本,但剧情其实较为合理,动漫相比电影触动人的点更多,电影版可能涉及版权或者害怕争议(?)剪了许多主观认为很经典的片段。设定是17岁其实相对二三十岁在这样的剧情下更为合理,心智发育不成熟的时候容易误解情感,也容易被好意打动。情感流动很细腻真实,定义为爱情只能说语言太压缩信息了。

能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记住这个就再不会因为听到超出预期的事惊讶了,也不会事实几乎摆在眼前还因为主观觉得可能性不大而努力找理由规避真相了。

4.27 桌椅和效率

高度差不合适的桌椅大大降低学习效率,每坐一段时间就要因为颈椎疼腰疼起来去阳台溜达一圈,以后置办书房桌椅一定要把贴合人体生理构造放在第一位,说人话就是得坐着舒服。

前段时间开组会,导师说:“这么难了我还得上班。”韦神接:“这么难了您还有班上。”把导师逗乐了,同时床同我抱怨不知怎么和老师像朋友一样相处。想来曾经我也有和床一样的苦恼,现在全然没了,毫无顾忌地和老师、和学长学姐聊天,不知是因为我遇到的人性格都较容易亲近,还是我确实变了。

今早课上老师提到北大数字人文实验室的一个知识图谱项目—宋元学案〈https://syxa.pkudh.org〉,去查了一下,很有意思,但遗憾手机上界面展示不完整,大致是把古籍里涉及的人物、地点、事件等语义关系提取出来生成关系图谱,十分便利热爱八卦的人(不是)。后来顺着找到人大的数字人文研究刊,发现整理古籍数据库的项目其实已经有些数量了。

南达家品的红枣牛奶好好喝!

5.11 五月一篇

这大概会是五月唯一一篇日记,因为最近很少有能静下心来思考的时间,或者说最近静不下心来,被ddl或社会新闻充斥着,虽然社会新闻已经让我麻木不仁。最近常常想到共情这件事,感觉共情是建立在个人对某件事的痛苦感知程度上的,一件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被感受到的痛苦程度或是幸福程度较为参差,或者当下这个人正在经历更痛苦或者更幸福的事,这种共情也会被抵消一些,如此便不会再要求他人的共情了。

疫情下多了许多“强制”。老师说起上海居民因为要被整栋楼拖走而反抗的新闻,提到上海居民好歹是能为了不公发声的,吉林、瑞丽等的城市居民根本无法发声,发声了也不被关注,韦说要是这事出现在二月份,估计居民也不太会反抗,但现在居民对zf的信任确实出了很大问题。我想信任在的时候,居民大概率还是愿意配合工作的,因为相信自己即使被带走也能得到很好的安置,而现在被带走,zf已经完全无法承受这种信任了。前段时间寝室混检阳了,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我不会要被带去方舱了吧。陈对面的寝室出现了阳性,他同我说:“我不怕自己确诊,但怕送我去方舱。”我当下的心情亦是如此。

如果大家都这样做,这种做法就成了正确,那权利的意义何在。